楼价居高难下

  •   香港居住狭窄,每当人们搭飞机掠过香港上空,都能见到如见缝插针般的港式风格建筑:楼细如针,密密麻麻拥挤在一起向高空延展,争着抢着一小块天空。可以想象居住在这座城里的人,空间有多逼仄。高企的房价将年轻人想要寻一个安乐窝的热情一次次浇灭。

      香港把买房叫做“买楼”,而首次置业更有一个生动的形容词,叫做“上车”。在不断上涨的楼价面前,有些香港女孩选择依靠男人,一心想钓个金龟婿;有港女吃穿竟全蹭父母,然后将自己的工资存起来买楼;但也有励志型的女生,靠自己的努力买了小蜗居,再来寻找真爱;更有有志气的裸婚娇妻,宁可和丈夫分居,也不做楼奴狭窄的居住或许正是鼓励香港人一步一步往上获得更舒适的生活的动力,也是很多人的共同原点,或许正因为如此,很多香港人都很拼。

      最近香港一套热播的真人秀节目“有楼万事足”再次港人的神经,该节目邀请不同背景、不同心态的香港人,分享如何在楼价飙升的年代,用尽千方百计置业的故事及,有认真、励志、惹笑,甚至癫狂,道尽香港人生百态。有观众在网上感叹:“难道拥有一层楼就是我们全部的梦想吗?”

      “成家”与“立室”素来关系密切,尤其身处楼价不菲的香港,“有楼?无楼?”更成了许多时下男女的择偶指标。有“面孔,身材”的珠宝公司职员Seasun今年22岁,堪称男士们眼中的尤物。感情世界不愁着落,她的择偶条件也是简单,就是:男方先要有楼。

      “要追我当然要有诚意,准则就是要有一层楼,是表达爱的方法。”没楼的,就不要白撞啦(白费心机啦)不过在Seasun的眼中,有层楼的标准可不是那么简单:位于地段、售价几千万港元、面积超过200平方米的单位,才算是“有楼”的标准。

      另外,Seasun更有一套所谓的“论”:在舒适的200平方米的单位里,才会令女人有兴致!有兴致才容易有BB,在安稳的下怀孕生子也是好事,可以令女人

      Seasun言论领不少人侧目,有人撇嘴感叹:一层楼所代表的价值,真是人人不同。

      有人表示,香港居住的问题影响了香港的家庭结构,扭曲了价值观。由于买房难,现在不少人的目标就是尽量赚钱买楼供楼,年轻人选择专业和职业都在“向钱看”。

      不靠男人,靠自己是否就是买楼上车的“成功方程式”呢?23岁的文员Macy“靠自己”存首期,去年以300多万的价格成功上车,在旺角买到一间心仪的小单位。听起来好像好励志,不过她每月储蓄105%的成功方式并人都赞同。

      Macy满脸骄傲分享她如何做到每月储105%:“第一件事,善用身边资源,八达通是家里人帮我充值,中午和同事吃饭我都用八达通,那么也相当于家里人帮我付账啦!”“跟男友约会也不用我付钱啦,看中什么也让男友掏钱买。”、“我的工资全部用来投资买股票,平均每月便有105%回报!”

      吃住都在父母家,谈恋爱要男友掏钱,连炒股赚了钱都不给家里补贴,Macy妈投诉说:“我不开心啊,她这么大了,出来工作都不给家里补贴,太!”

      可Macy却理直气壮:“我自己储钱储得好辛苦好辛苦,买楼也是为了妈妈将来可以收租当退休金,我觉得家里人应该鼓励我支持我!”去年Macy成功以300万的价格买入单位,未至一年已升值50万元,“打工哪有可能一年储到50万?” 虽然是成功“靠自己”,不过她这种态度仍惹来一地负评,有网友评价:“她竟然觉得这样储钱是无问题,甚至觉得自己好厉害!她没有为家里人付出过,连她妈妈都觉得她,竟还讲到自己好惨,不知所谓!”

      与以上两位港女相比较,32岁的市场推广经理Inky属于“励志个案”。她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也体验过寄人篱下的滋味,所以励志长大后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

      Inky是个勤奋的女孩,除了本职工作外,每天晚上也不闲着,找各种兼职来做,“最高峰期曾试过做了五份兼职,一天所有时间都在工作。” 她也明言自己比较传统,不太会投资,不信任股票只懂储蓄,曾试过,每个月的花费只1500港元,其余全存起来。

      就是靠着这份毅力,Inky十年间存到了100万元,终于在去年靠自己的努力买入一个20多平方米的小单位,并表示现在她“有楼招亲”,不在乎男方是否有楼,“找个有责任感的男人,有共同的理财目标,一起建立一个家,养育下一代。”

      有一对新婚小夫妻Henry与Hathi,两人是现今最流行的“斜杠青年”,即不满足“职业”的生活方式,选择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他们身兼多职,不过收入不稳定。真爱当前,他们选择了裸婚。虽然已经结婚,但仍没有能力买到楼,无奈之下只好分开各自住在父母家,每个星期只有一两日见面相聚一下。有时嫌见面时间太短,Henry会留宿在女方家,那个只有20平方米的公屋单位。

      Hathi介绍家中陈设,她与老公同睡的空间,仅仅只有四个地砖那么大的宽度,十分狭窄。Hathi还说:“其实父母的床就在我们的床对面,只是用柜子遮挡一下。”但因为没有房间间隔,所以Hathi与老公Henry都要“细细声讲话、动作也不可以太大”。大多数情况下,两人短暂相聚之后,老公Henry就要搭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回到位于天水围的父母家。

      虽然小夫妻两个人有切实的住房需要,不过Hathi仍不想做楼奴、工作奴,不会为买楼而屈就自己。就算做“无壳蜗牛”,Hathi 仍乐观:“就好像谈恋爱时一样”。不过老公Henry就想着努力存钱,并且承诺有什么都尽量给老婆,不少网民说欣赏这对80后小夫妻,虽然辛苦,但甜蜜又正面。

      特区曾表示,香港的楼价高和租金贵,并不是由于建筑费高,而是因为地价贵,而地价贵的原因并非土地短缺,而是规划用做房屋发展用的土地短缺,目前,香港作为房屋用途的土地只占香港土地的7%。为了解决香港地少人多、楼价高带来的中低收入人士住房问题,香港特区通过公屋政策及资助,近年来给大部分香港人提供了一个安身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