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周奇闻录

  •   你听说过自带医疗设备的病人吗?广西省柳州的一家医院的医疗手术中就出现了这种情况。上周,有位病人被要求自行购买手术刀,以接受腕管手术。医生“好心地”介绍了医疗器械供应商,他以1,000元人民币的价格向病人出售了自称从进口的手术刀,且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好吧,中国医生通过开处方药捞提成不是什么秘密,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工资水平很低。但是这么做真的太过分了,就跟上餐馆吃饭,却还得自带食材一样。幸运的是,自带手术刀的情形似乎并非常态。消息传开后,涉事医生和医院的其他两位工作人员已经接受调查。

      用100张百元人民币钞票编成一束粉红色的花,这也许是江苏省扬州一家花店接受到过的,最奇怪的要求了。这些钞票有单独放的,也有成叠扎起来的,用特殊的胶水粘在一起,以便钞票分剥时不至于受损。花束中间放了几只小玩具熊,和旁边百元大钞的毛头像形成了有趣的对照。祝这位客户好运——据中国报道,他强烈要求制作的这束花是求婚用的。

      但是先别急着给他贴上中国“土豪”的标签,从字面上来说,这个字眼是指“有钱的人,”可以用来形容那些急于炫耀财富的中国暴发户。真正的“土豪婚姻(求婚)”出现在两个星期前的浙江省义乌市,有位男士给未婚妻送去了200磅的聘礼,全是百元大钞,共计8,888,888元人民币(8是中国人的吉祥数字,因为发音接近“发”,代表发财)。

      这个称号也许也该送给成都的一位男士,他花费20万元人民币买了1,000双鞋,把这些鞋子分送给他求婚仪式上的人。他买的第1,001双鞋是璀璨闪光的金色鞋子,是送给女朋友的,这位姑娘坐在马车上接受了求婚,马车的样式让人联想到灰姑娘的南瓜车。

      中国人经常引用下面这个段子“土豪”的生活,也许是为了他们的嫉妒心情:“等我有钱了,我就买两架飞机,一架白天飞,一架晚上飞。等我有钱了,我就买两栋别墅,一栋住人,一栋养猪。等我有钱了,我就建两个泳池,一个洗头,一个洗脚。等我有钱了,我就买两辆宝马,开一辆,砸一辆。”

      也许应该把下面这句话加进段子里:等我有钱了,我就准备两堆钱,一堆钱扎成花束求婚,另一堆钱当成订婚礼物送人。

      看到一位80岁的老人脸朝下摔倒在大街上该怎么办?中国人的忠告是:袖手旁观,等来。

      这正是浙江省金华本周早些时候出现的情景,当时人在摔倒老人的四周围墙,他免受过往汽车的碰撞,但是没有一个人敢扶他起来。在新浪微博随后的调查中,只有2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会在这种情况下提供帮助。

      千万别搞错了。这并不是说中国人都无情。这些围观者当时可能都想着四川三位小学生所遇到的困境,这则报道于上周得到了广泛宣传,讲的是三位热心的孩子应一位摔倒老奶奶的请求,将她扶起,可是后来孩子们被把老人撞倒在地。这位老奶奶甚至在其中一个孩子家里赖了几天不走,要求经济赔偿。尽管警方事后因对她进行了行政处罚,但是这个案例让热血沸腾的中国人感到,让已经缺失的社会信任更加淡漠。

      对于新疆学生来说,拥有良好的成绩不再足以他们获得本科学位,这个以维吾尔族为主的中国西部地区现在经常受到种族冲突的困扰。透社援引新疆师范大学(Xinjiang Normal University)校长的话说,高校领导必须认同他们的观点,因为“意识形态领域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为公平起见,中国的每个大学生都被要求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课程并参加考试。如果没有通过这些考试,学生就不能毕业,不过考试很容易通过作弊,或者死记硬背要点通过。按照新疆的情况,目前还不清楚这项政策是否会在整个自治区正式实施,也不知道他们如何判定学生的是否真诚。

      这是中国每周奇闻录系列的第一篇文章——这些奇闻异事不仅对观众极为陌生,对中国人来说也颇为新奇,反映了中国某些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和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