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_剑胆琴魂记_司马翎_梦远书城

  •   狄梦松眼睛一瞪,碧光四射,怒道:“什么话?我这冰魄神爪,是中原上古流传下来的两种神功之一,非具有上乘正内功心法,无法练成!你僻处西蜀,哪知我中原武学,天下无双,居然说是外门魔功,羞也不羞!”

      景阳羽士果然老脸一热,微现红晕,沉声叱道:“魔君体得多言,且接贫道三枪——”话声方落,飕的一枪,迎面搠去。天眼秀士狄梦松脚下纹风不动,左手微抬,五只长甲轮流弹出去,但见五缕白光,洒划身前。景阳羽士连变两式,俱无可人。突见对方右手一伸,五缕白气已袭到身侧,忙抢枪一架,“叮”地微响,竟被震退一步!

      天眼秀士狄梦松在举手间便把大名鼎鼎的峨嵋派长老景阳羽士震退一步,这等盖世,登时把一旁的朱雀真人、何三省。神乞吕兑三人看得心胆皆寒。现在他们都能够确定了一件事,便是这次五人联袂来找这个如麻的魔君,其中以景阳羽士和华山鹰婆余曼两人最高,这两人相较,则在伯仲之间。可是天眼秀士狄梦松却又高出景阳羽士一筹,由这一点推算,若论单打独斗,他们五人没有一个是天眼秀士狄梦松的对手。

      这两拳掌合用,因是一刚一柔,故以配合得威力奇大,比之使用兵器还要令人难以抵挡。景阳羽士两道雪白长眉微微一别,暗想今日之事,不比等闲,如若不能取胜,从今而后,不但个人无颜在武林立足,最可虑的是这个魔君成性,极可能大开杀戒,把今日这五人的门下弟于,尽数。这个祸劫,可就不堪设想。是以他不但不退,反而提枪运足,凌厉攻上。这景阳羽士年逾八旬,身膺当今武林重望,已有数十年未曾动过兵器。但今日提枪取敌,招数更见精纯严密!

      天眼秀士狄梦松用足全副与及十成,施展出“冰魄神爪”,阴寒之气,越来越重,丈半方圆之内,均可感到阴风刺骨生寒。他在景阳羽士的金枪,鹰婆余曼的拳掌夹攻之下,兀自守少攻多,直把对方两人迫得绕圈而旋。不觉又战了三十多招,狄梦松豪气勃发,引吭长啸一声,突然使出“粘”字诀,把那支金枪粘出外门。跟着五爪一划,迫退鹰婆余曼。然后跃开寻丈,道:“你们两人还不是我对手,把他们都叫上来,还可一战!”

      鹰婆余曼那甘吃他奚落,晃身扑去,伸出右手如兰花的五指,一招“分花拂柳”,迎面扫去。左手却以阳刚之力,提拳疾捣下盘。这时只要对方忙着化解她的掌拳,余曼便可乘机向他脸上吐一口唾沫,大大地他一下。

      狄梦松心中觉得奇怪之故,便是他也知道像这五人名望身份的高手,除了凑巧之外,决不肯以多为胜。因此他大可放心奚落相激,决不致于全被他们,但景阳羽士这一枪递出来,分明已表示联手合攻,这一来大出他意料之外,不由得暗怀戒心!这可是他生平第一次泛起戒惧,可见得若然那五人真个能够联合对付他时,他便将要难逃。狄梦松一面挥爪抵御住两个强敌的攻势,一面忖想应付之方,最后决定必要时便须逃走,异日卷土重来,以逐个击破的战略,定可报仇雪恨!

      神乞吕兑运功疗伤之时,已想出景阳羽士何以肯自贬身价,做出以众敌寡的行为的缘故。他本人所掌理的乞门,遍布江南,何止数千之数?如若被这魔君—一,这比哪一派都要深巨些!因此伤势已痊好了七八成之后,立刻跃到朱雀真人和何三省身旁,低声告以必须合力夹攻之故。景阳羽士瞥见他的举动,心中大喜,登时气势如虹,那支金枪宛如神龙出海,凌厉异常。

      何三省见神乞吕兑加人战圈之后,形势仍未扭转。原来天眼秀士狄梦松的“冰魄神爪”已施展开,正是顺手之际,神乞吕兑吃亏在尚未恢复十足,不敢过于逞强递招。情况如斯,何三省自忖也没有考虑余地,抡拳疾跃过去,施展出平生得意武功“大力神拳”,如狂风骤雨般猛袭核心中的狄梦松。

      正在朱雀真人为难之际,只见高空中红云飒然泻坠,原来是鹰婆余曼的那头神鹰,此刻乘隙下冲,意欲报仇杀敌。天眼秀士狄梦松倏然爪影一撒,飞出数十点白光,护住。大家都怕他冰魄神爪的威力,缓得一缓,只听他怪笑一声,“波”地脆响一声,一点奇细的银丝自他爪上电射向空中。鹰婆余曼睹状裂帛般大叫一声,说时迟,那时快,空中那头红鹰,离他尚有三丈之高,此时蓦然在空中打个斤斗,便坠下地来。

      朱雀真人忙跃到鹰婆身边,只见她面色惨白,浑身乱抖。当下沉声道:“余道友不可因悲痛分心,今日如不把这魔君除掉,只怕不但你我性命难保,连门下们俱无噍类——”说时,取出一丸丹药,给她服下。鹰婆余曼不曾被敌人的神爪阴风击中穴道,是以伤势也不过像日兑一般,真气略见震荡浮动而已。闻言心头大震,想到华山派不在少数,虽非她的嫡传门人,却也是一脉同源,如俱惨罹这魔君,自己的哪能偿清。

      朱雀真人撤出“银丝拂尘”,划出一道银光,直取天眼秀士狄梦松。他这一加人战圈,威势陡增。原来鹰婆余曼虽然武功极高,但恰好对方不但武功更强,还有“冰魄神爪”的绝技,是以用赤手空拳和他对抗,不免大大吃亏。朱雀真人手中的“银丝拂尘”,专卷敌人兵刃,虽则不能克制住对方的神爪,但比起赤手空拳的鹰婆余曼,自然要上算得多。

      狄梦松暗感,心想这样打下去,必败无疑,登时生出逃走。这时对方四人合击之势未成,正是逃走的大好时机。景阳羽士等人,平生不知经历过多少阵仗,一见狄梦松碧睛连转,已知他有逃走。大家不约而同地加紧进攻,希望把他困住。

      但见千重霞影,万道光华中,突然有数十道白光,宛如灵蛇乱掣,跟着一条人影,破空而起,纵得又高又远,晃眼间已落在五丈外的草地上。此人正是举世忌惮的的魔君天眼秀士狄梦松。他使出一式护身绝招,震开一丝空隙,便自脱出重围。脚方沾地,已爆出一声大笑,然后一纵身,已到了落峰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