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雨》热映 军事专家揭谍战影视剧中的外行话

  •   《东风雨》由范冰冰、李小冉、王宝强等明星参演,无论是画面风格,还是主创人员对历史考究的认真态度都获观众认可。近日,该片历史顾问、国防大学军事专家徐焰,对影片中一些有趣的细节作了解读,并由此提出以往谍战影视作品难免“外行”的地方。

      对于“谍战”这样的说法,徐焰表示说法上“不正确”:“其实,情侦片才是最准确的定位,无论是英文还是中文,间谍都包含很深的贬义成分,历史上没有人自己称呼自己是 间谍 ,历史上,我们称呼自己是 红军侦察员 或者苏联人经常说的 侦察英雄 ,没有人叫自己是间谍,因此,也可以说,谍战是一种艺术的概括,情侦才是业内的 行话 。”

      仅仅对一个片种的概括就有歧义,那么,从专家角度看,谍战作品内容上的错误是否就更多了?徐焰坦承,确实存在这种现象:“目前太多谍战作品存在太多历史错误、不符合职业规律的现象,比如《夜幕下的》中的日本人,训中国人的话以 你们中国人 作为开头,其实是完全不对的,当时所有在中国的日军对中国人的称谓是 支那人 。再比如,不少影视作品,间谍经常出没的场所都是奢华的社交场所,事实上,这是间谍最忌讳的,他们通常会在商店、茶馆、小咖啡馆等不容易引起别人注意、同时也容易的场所。”

      影视作品中,扮演情报人员的肯定都是“明星脸”,而真实的情报工作者的长相和生活如何,行踪是否非常神秘?徐焰表示:“历史上,情报人员最需要的就是符合三个 化 普通化、职业化和社会化,这是国际情报人员的标准。普通化就是从外表来看一定不能穿着时尚、精美,尤其是长相不能太漂亮,脸上有伤疤的人更要慎用,因为会容易让别人记住,最好是在人群中完全辨认不出来的;二是职业化,作为间谍必须要有正当的职业,否则很难让人产生信任感,尤其无业游民加入到情报组织中来,因为不信任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磨合,会花费更多的精力;再次便是社会化,就是说这一个人的任何行为都是符合正的社会规范,必须表现得和正没什么区别才是最重要的。”

      情报工作者都身怀“功夫”吗?徐焰回答说:“为提高收视率,一些描写地下工作的影视剧频频出现枪战和武打情节,甚至把地下工作者表现为武林高手,其实在当年的地下工作中,专门制定过不能搞武装的。”

      情报的传递往往是谍战戏中最能反映主创“想象力”的部分,一些出其不意的传递手段很容易给作品加分,突出情节的惊险刺激,比如《东风雨》中有用碘酒和圣经作为密码的情景,《潜伏》中余则成用收音机来接收信息,《风声》中的人物在栏前碰面等等手段,这些传递方式是艺术添加的“夸张作料”,还是在情报界被广泛使用的“专业手段”?徐焰答道:“上述提到的这些方式都是符合史实的,比如,在真实的历史背景中,也有用碘酒显影的方式来传递情报的史料,这一细节也正是1937年 4 15 事件发生的 源头 ;再比如《潜伏》中余则成用的收音机也是现实中经常会使用到的传递情报工具;而栏前的会面,此次在《东风雨》中也有用到,但这叫做 暗语 ,只能传递非常简单的情报信息,比如 我有 、 立即撤退 之类,但这种方式比较低级,无法传递准确的地点和日期等信息。此外,还有的人用皇历、《唐诗》等普通的书用做传递情报的道具,当年时期人人家中有一本蒋介石写的《中国之命运》,这也成为很多人用来传递情报编写密码的一种常见工具。”

      徐焰透露,《东风雨》中比较“玄”的一段是柳云龙通过弹钢琴来传递摩斯电码的桥段,“在历史上只有欧洲人用过这样的方式,在中国人的情侦史上基本没有以这样的方式来传递情报的,因为这对于双方的音乐素养要求过分苛刻”。(郝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