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大处》作者白航:特种兵中的特种兵

  •   一部火爆的《太阳的》,把一向低调隐秘的特种兵推到了大众面前。而作为一名退伍特种兵,《八大处》作者白航携手新书亮相,解开特种兵的神秘面纱,讲述中人血性的一面。

      来自济南平阴的白航,曾为特种兵中的特种兵,立过二等战功1次,执行过奥运会安保等任务。2006年12月,作为首批特警小组6名之一,白航赶赴阿富汗执行为期一年零两个月的护卫任务。2007年4月26日,曾以“中国特警警徽闪耀阿富汗”为题对他和他的战友进行过采访报道。

      作为一名老兵,白航有自己独特的情怀:希望军人退伍后能碰到像《八大处》里秦刚一样的领人,不嘲笑,不利用,在退伍后和没融入社会之间的青黄尴尬期遇到贵人,成熟,再做出一番可比肩往日辉煌的成就。于是也就有了呆萌的丹增,不喑,又身怀功夫,在他身上真实映照了军人的部分状态。

      白航:特别多,那时候不知道星座,但已经活出了双子座的真风采(笑:我是典型的双子座),科学家、工人、小卖铺老板、宇航员、军人、奥运冠军、国家领导人,这些职业我都认真的考虑过,特别特别多。但我从来没有考虑过,(笑),好像是一个孩子们的国民梦想职业,但我从没考虑过,因为我小时候特别调皮,特别熊孩子,外号叫钻山豹,乌龙山剿匪记里的那个。我小时候长的像他,做事也像,家里养着两条狗,有时狗往家里叼鸡,有时我往家里领人,爸妈不是赔狗的鸡钱就是赔我的医药费。时间长了我爸的朋友不管是不是见了我都会站下严厉审我两句最近犯什么事了,不能说与生俱来吧,反正我对这职业有着特殊的“阴影”。(大笑)。

      白航:从来没想过,特警部队跟完全是两把事。当兵的想法是在高中的时候,当兵(的想法)是在小时候就有,但具体起来又强烈开来还是在高中时期。我父亲当年也想当兵,但因为他姥爷的成分不好,报名之后(被)审了下来,三年后政策变了我叔叔当了兵,(笑:那年我哥刚好出生,我爸给他取名叫白兵,后发现叫兵的实在太多又改名冰,可见我爸爸想当兵的遗憾有多重)。那年我高中成绩极差,又不怎么遵守校规,老师劝我别再浪费时间,(记者插话:是根本不遵守吧?笑:嗯!)爸妈专门给我谈过一次心问我到底想干什么,那时我的想法是只要不上学干什么都行,但最倾向的还是当兵。

      白航:有啊,我眼有点近视,验上兵后我又把腿摔断了,知道那修车的壕沟吗?那条正好没有灯,大晚上的我一脚迈了进去,小腿骨折牙掉了一颗半,(记者:听着都疼。)你还别不信,我爬上来瘸着断腿走回的家。家里没敢给接兵的干部说,连夜把我送到医院。差不多一星期多吧我跟着他们来到,在新兵连还有一次体检,军医和接兵干部看着我断的左腿目瞪口呆,军医给接兵干部说,你带了一个不能训练的人来当兵了,接兵干部说我不这么认为,从济南县城到,这熊孩子在我眼皮底下该走时走该跑时跑,眉头都没皱一下的,他是个苗子。

      白航:(笑),肯定疼啊,还有冷饿和困。下着雪的嘛,身体全部的精力还要抗衡未知远方的恐惧,那时没动车高铁,济南到站需要整整一夜,冷饿困疼还有一点恐惧,外面铁轮轰隆隆的,还要在狭隘空间忍着疼不让接兵干部发觉。那一夜,成为我以后扩展身体舒适区的仓库。

      记者:按常规思维考虑,一个还在上学的高中生应该不会具备这种耐力和类似亡命的,你有没有接受过其他训练?比如武术搏击什么的?

      白航:初中时胖,身高一米七体重一百八,很显笨,是个痞子都会我,没事就踹一脚搧一巴掌什么的。初三暑假,那时流行学电脑,我爸让我去学,我说爸如果你真想让我学点东西的话,我想学散打,于是就接触上了。

      白航:这也是在部队让家里逼得,这种感觉特别铭心。我是高三没毕业当的兵,半年后我是新兵,但同学们有考上山东大学的,有考上大学的,现在博士后毕业在故宫上班,有考上的,总之就是感觉他们的前景非常绚丽,而我只是一个当兵的,怎么说呢,学没上好,兵再当不好,没脸回家了,就常强烈的自卑感,干不出成绩来回到家没底气再跟他们见面,真的,当时我都有点,因为部队的日子就像那圈操场,重复着枯燥,偶尔有点特别,也是特别枯燥。(笑场)。随后因为911事件和俄罗斯劫持大剧院事件,还有咱们申奥成功,国家要组建一支国家级特种反恐部队,优先在挑兵,在部队我对自己也比较狠,成绩算不错,就被挑去了。(沉默)

      白航:特种部队来的干部叫,人。我的双子座性格其中稳重敢做敢当的一面受他的影响最大,那年他差点死在手术台上,他带队从伊拉克回来不久,我很想以他为原型写本书,(笑:我跑题了。记者:没,你放开说,想到什么说什么,我很喜欢听。白航:谢谢,谢谢你。)进特战队的前提是部队推荐和自己申请,我是自己申请的。考核那天把我带到市,一圈一千六百八十米,让我跑了五圈,然后是单双杠和一些基本的军事技能,又验了验搏击底子,然后谈了一番话,现在看就是面试了。

      白航:问我一说苦这个字,你第一想到谁?我说是我爸妈,俩人文化不高,我妈全职在家待我和我哥照顾整个家,我爸搞装卸,有车去天津带回传说中的灌汤包,绝对是司机吃剩下的给的我爸,因为都挤烂了,所以我对灌汤包的印象是剪影。就这样我爸爸还不吃,揣回家,那时没有微波炉,又不值得煮沸一锅水去蒸温,他就在炉子旁烤来烤去,我和哥哥就趁热吃了,一个包子都舍不得吃,你说苦不苦?然后他又问,如果和你爸爸一样善良吃苦顾家的人,我要求你击毙他,你会不会犹豫着不?

      白航:我连想都没想就说肯定服从命令。我在高中上的文科班,在考试的时候,这种题俗称送分题。

      白航:刚想说的时候被你打断了,当时条件有限没有考核射击,科长,那时他是作训科科长给我说,只要你长着两只眼并且不瞎,哪怕你刚进化完毕,进了咱的部队百分百保你射击优秀。(笑)

      记者:我就喜欢部队这种说话的风格,当时你知道自己将要进的是怎样一支特种部队吗?

      白航:当时部队还没代号,就知道集中力量要组建最厉害的特种部队,我如果能在里面当兵,回到家就能和那些同学一起吹牛了。(笑)

      白航:体能肯定贯彻始终,花样很多,都是作死的那种。各种战术各种射击和搏击,攀登等等。印象最深的是索降(记者:什么?)索降,就是在高空顺着一根绳子往下滑,第一次二十三米的高度,不敢!那年我二十,感觉生活还是挺美好的。而且还分坐姿站姿倒立下滑,头朝下像蜘蛛侠那样往下飞,这种最原始的生理恐惧常震撼的,当时是真不敢。训练主要是团队科目为主,特种部队注重单兵素质,但更注重团队的协同力量,这一点不用解释吧?

      白航:也可以这么讲,因为很多战士当兵前虽然是个散打冠军,但特种部队不是体工队,慢慢的动作和意识会相对生疏很多。不过战士们放弃拳场选择更加的战场,他们的格局和收获将会更多。

      白航:专门的极限训练,说两个典型的吧,受训者站在靶子旁,射手射击靶子,子弹偏了就打中人,在实弹射击时受训者在两支枪中间往返走,打偏了或走偏了就基本生命就可以定格了。还有就是跳楼,十层二十三层楼下往下跳,楼下铺着救生垫,你知道么,看上去很大的救生垫在二十三层楼下往下看小的很,就好像在二楼往下看一块手帕那样。

      白航:很多,我的一个领导当着我们的面哭,很坚强很硬的一个汉子。原因也很简单,更高的领导骂他了。他的领导走了之后,那次我的领导就掉泪了,说自己这么大年龄了媳妇孩子不在身边,自己还要像二十岁那年时那样拼,摔擒跳楼不误,为什么这个年纪这么努力了,还换来这么狠的骂?当时他的眼泪对我触动很大。(沉默了一会)我现在回社会工作多年了,想想自己到四十多岁时肯定不会再去走弹锋跳救生垫,估计也不会出现如此狠骂又不敢的机会。想想部队的军官们,付出的努力和得到委屈,要比社会人多的很多。第二是我刚去的时候到训练场去看,那些人可以不用任何的防护措施在阳台上爬到六楼,还有他们的射击水平,我就想自己哪年可以跟他们一样这么牛。

      白航:这个在网上有,当年参考消息的一篇报道。那次外出的时候一个人冲着我们车扑了过来,那人穿着布卡,伊斯兰女人的服饰,但那人的手就是男人的,我立刻把枪口伸出车窗对准他头,下车命令他后退,退到离车很远我又举枪倒着走回。如果允许,那次其实我很想。

      白航:不能,没发生的事情谁也不敢说是或不是,我尽全力想做到的是,不管是不是,不能让袭击出现并发生。第二是几次爆炸,那次是外出看牙,一辆装满油的油罐车加TNT制造的响了,烈火黑烟蘑菇云,油珠子燃烧着在空中四溅,旁边楼的玻璃全部被震碎,我们的车也被冲击波掀翻,世界的景象。

      白航:那时不懂事,说了,当时感觉还有点骄傲,你的孩子有能力去执行这种任务。后来我爸爸告诉我,孩子你有啥话给我讲,别给你妈妈说,她一个女人家受不了,天天在家哭。

      白航:见了,部队安排的。吃饭的时候,也陪着家属一起吃饭。我妈把我用过的碗擦干净放进包里,现在那个碗还在我家用着,让妈妈装咸菜用了。

      白航:比较全面,更擅长一些的是射击吧,天天摸天天打,用部队的话讲,天天这样练,狗能都打上靶。(笑)

      白航:八仙过海各显,我的理由当时成为了“里程碑”。国民理由是阳光呼吸心跳或者不知什么时候准星被摔偏了。我的理由是靶场建的太斜,(笑)我队长当时就乐了:白航,老同志当了几十年的兵,你这理由真大气!(笑)

      白航:兴奋,特兴奋。我还跟我弟弟吹牛,军校和特种部队我必选其一,那时年少轻狂口无遮拦,现在想想真的很幸运,我竟然实现了当年吹过的牛了!不过当时我确实是带着这种想法进的部队,然后成为了。第一是想家,特别想家,第二是班长老兵,没办法,谁叫你是新兵。

      白航:叶子落光季节的属性是荒凉凄败,不过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兵,经历的事情也很多很重所以成熟了很多。那段时间考虑以后何去何从,想干什么又能干什么,射击搏击军功代表着部队,退了伍等于把它们埋葬了,没了这些东西,不让我拿枪不让我反恐,我还能干什么?突然感觉很孤独无助,迷茫。

      白航:涅槃,要么涅成渣,要么涅。我在学校时人品不错,但非常叛逆,逃课打架挺正常的,关键是我还觉得这是种荣誉,高三时我还是这样想的。不敢想象高中毕业后我出去打工会是什么样子,或者上一座四流五流的大学,只会的量成质变的。部队把我拉到正规然后淬炼,没有部队,我现在在哪在干什么不会知道,但肯定要比现在差的多。

      白航:我不喜欢看军事,零零碎碎的看了一些,但让我记住的没有。别人看的热闹和情怀,我怎么看怎么别扭,打巷战是这么跑吗?抵近拐弯是用这种步伐吗?那么硬的斜面山石你当射击工事,怕子弹打不着自己又怕错过产生的跳弹吗?

      白航:有,武侠既是的童话更是男人的梦想,金庸古龙的世界我很喜欢,小时候的习武梦也多少受他们的影响。但我觉得影响最大的应该是最近挺火的一篇文:人过三十,你是喝古龙的酒还是饮金庸的茶,就这么一句话,把之前的天马行空和侠之全部具体到生活当中了。

      白航:这个问题有点早,我才刚三十,年轻着呐,论倾向,我挺向往古龙的那坛酒。

      白航:想法周全了一些,在部队只要努力成为一个好兵的就行。回家边的性格种类就多了,有笑面虎,有把自己很当人物的,也有老实人,心地异常善良淳朴的。部队的战友相处时间也就几年,关系再好也要分开,但家里身边这些人很有可能要相处一辈子,关系再差也要天天见面,该怎么和他们相处,需要生活给提示和磨练。

      白航:这是种瘾。前几年还挺怀念部队,在部队时非常怀念高中,那时单曲循环周杰伦的回到从前,高三怀念高二,高二怀念高一,高一之前太年轻没什么好念的,想想挺耗费精力的,所以就戒了。还有就是这些年我没有虚度浪费,未来还有很多事要去做,以前吹过的牛太多,债要慢慢还(笑),所以没有太多时间去怀旧。我只想时间能够走慢一点,有句话在书里写过:我想回到过去,是因为那时操场上的阳光很干净,父母也很年轻,一切还都有希望。我现在就想父母衰老的速度能慢一些,我还能多当一些时间的小孩。

      记者:之前你也出过几本书,然后我读完你这本《八大处》,感觉哎,在史实的架构上耳目一新,不是以往那些老格局,你布的局很大,包括历史的运用,你是如何想到布这么大一个局的?

      白航:那要归功于欧阳哥了(《八大处》策划人欧阳勇富)。当时他从跑到济南找我约稿,我带他去大明湖参观,我说你看,这就是夏雨荷的发源地,他问我对二战了解多少,我说这里是济南人拍婚纱外景的必选地,他又问我对重庆大轰炸怎么看。于是我俩就在大明湖河畔和我家县城的一家炒鸡店里碰出的这个系列。

      白航:首先是写作肯定更成熟了很多,其次是我知道了图书原来还能这么做,第一次接触到了真正的出版人。

      记者:这本书我很仔细的读完了,除了宏大谜一般的布局,我还发现你在细节上下的很足,请问战场还原度有多高?

      白航:太真实具体,有特种部队教科书的影子。比如书里一些制敌术,正面的、侧面的该如何做,当初写的非常具体;还有书里潜入石刻景区的那章节,完全是按照我们的教程来的。当时把出版社吓了一跳,立刻打电话告诉我这些决不能写这么详细,被一些学会了是烦,我说书店里卖的特种部队实战教材什么的有的是,缺我这两段故事情节来教?出版社说那些看着就假,你的太真!应用匕首的那几处我看着就疼!我说好吧,于是做了一些模糊处理。

      记者:你说你们部队主练射击,但书里却有很多格斗没有射击的情节,这是怎么回事?

      白航:第一搏击也是我们部队的训练大科,第二格斗的画面感要比枪战好看很多……好吧最根本的原因是这本书的场景全部是在国内,不太方便出现太多动枪的情节。

      白航:第二本的场景是在国外,可以动枪,所以第二本较之第一本更加凶险,这一本可以算选手们先过过招热热身,在第二本开始,斗智斗勇你死我活的争斗开始了。

      白航:真,人物真,感情真,故事虚虚实实相互照应,难,各主角有各的人生,都难但不放弃。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不太方便说名字,看完书告诉我,这本书写的好,金木水火土,全了。

      白航:暗喻退伍的特种士兵,希望他们退伍后能碰到像秦刚一样的领人,不嘲笑,不利用,在退伍后和没融入社会之间的青黄尴尬期遇到贵人,成熟,再做出一番可比肩往日辉煌的成就。

      白航:没有,有的话我直接在书里说了,比如秦刚喜欢五月天的《如烟》,比如白浩悦喜欢的周华健,这些都在情节里体现出来了。至于角色,我还是想用自己的态度和语言去塑造并诠释。

      白航:有啊,凡是比较二一点的人物基本都有我的影子(笑)。其实,热热闹闹了那么些年,突然回到家平静了,心里还是藏着一片战场的。书里的人物为我实现了,现实中的我仍然在向往。

      白航:搏击未来吧,以后不让爹娘老婆孩子跟着我,如果可以,让她们过的更加好一些。

      白航:欧阳哥是2013年找我约的这部系列,之后我买了个书柜,里面塞满了各种历史书,正史野史,。网上找,找人请教,历史就在那里不会改变也不会离去,只要用心总能找到它们。

      白航:肯定是寸土不失寸土必争,说小点是责任敢担当,我觉得亮剑这个词特贴切,需要你上的时候,先不说你能不能打赢,敢亮出自己的武器上去拼,这是军人的荣誉。

      采访手记:这次采访是在西单大悦城进行的,采访结束后白航先生送我们到地铁口,边站在两名执勤的,白航上去问地铁口在哪,并请详细指点。我问他你不知道地铁口吗?白航说怎么不知道,他就是想让这两名战士活动一下。因为按照执勤期间战士不能随便动,这么热的大中午,人家站了那么久,能动一下很幸福的。或许,这就是老兵的心吧。